當前位置:首頁 > 家庭 > 正文

金奶奶的高興事

發布時間:2018-01-23 10:47:20 作者:衡東縣婦聯 文明 點擊:23046

見到娟妹子的時候,金奶奶已經在床上躺了兩天了。

金奶奶是個獨居老人,老伴去世后,就獨自住在政府出錢砌的房子里,房子不大,家里也沒什么東西,但有個棲身之所,她已經心滿意足,對政府千恩萬謝。

金奶奶其實是個勤快的老人,75歲了,還種了菜,自己上山撿柴,自己煮飯,自己一個人吃,倒也清凈。

只是大兒子因病走了后,金奶奶的日子就一日比一日難過,別說吃肉,有時連飯也吃不上了,要不是鄰居看著可憐,時不時送點東西給她吃,她不知道這日子該怎么捱下去了。

可鄰居又能依靠幾天,總不能靠一輩子吧?

金奶奶一直鬧著心,特別是這兩天,金奶奶身上起了病,頭重得就像壓了一塊石頭,本來想掙扎著起來燒點水喝,可硬是起不來,她以為自己就要死了,她甚至想不如就這么死了算了,也能早一點見到死去的老頭子和大兒子,興許還能在他們面前哭上一哭。

所以,當娟妹子推開她家的破門,一道陽光從娟妹子的背后射進黑沉陰暗的房間,仿佛娟妹子身上起了金光,金奶奶以為自己看到的不是人,而是一個天上來的神。

娟妹子其實是到組上來找曉霞填表的??h里開展“春蕾助學”活動,鎮上婦聯給了村里一個名額,她想起曉霞這孩子怪可憐的,父親年高體弱,母親精神不太正常,家里一貧如洗,曉霞小小年紀就承擔起照顧家庭的責任,娟妹子想給曉霞爭取這個機會。

事情辦完了,娟妹子順道又來看看金奶奶。

"金奶奶,您怎么啦?病了?"娟妹子邁進房門,就看到金奶奶散落在枕頭上的一頭白發,吃力地咳著嗽,咳一陣,喘一陣,呼哧呼哧,像拉著破風箱。

娟妹子趕緊上前,幫金奶奶掖好被角,一邊將手放上她的額頭,好燙,金奶奶發著高燒。

“金奶奶,你發燒呢,沒叫醫生來嗎?”

“有誰幫我去叫醫生咯,我水都喝不上一口?!币驗閯傄魂嚳人?,金奶奶的聲音有氣無力,話語也支離破碎,眼淚跟著下來了。

“別急,別急。我這就幫您燒水,你不是有三個兒子嗎?雖然老大不在了,老二老三,還有媳婦們都在啊,他們不來照顧你嗎?”娟妹子手腳不停,嘴也不停,伺候著老人喝水。

“別提那幾個東西?!崩先孙@然不愿意提及她的兒子兒媳們?!拔以诖采咸闪藘商炝?,滴水未進,他們連根頭發絲都沒冒出來過!”

 “這還了得,我先給您做點吃的,等下就去找您家兒子!”

娟妹子在金奶奶小小的家里找了一圈,卻沒有找到米。

“別找了,家里沒米了,他們這些天都沒送米來?!?/p>

娟妹子只得打了個電話給淑云,叫淑云熬點好稀飯,炒點好菜送到金奶奶家來,再一起去富貴家。

村里的赤腳醫生也在來的路上了,是娟妹子用電話叫來的。

金奶奶三個兒子的名字都是她取的,榮華,富貴,興旺。她希望兒子們的日子像他們的名字一樣吉利,都過得好,事實上,他們的日子過得也并不差,苦扒勞作,孩子們又都在外掙錢,生活是不成問題,尤其是老二富貴,還是個黨員。

金奶奶很為她生這三個兒子驕傲過,村里不少人還記得金奶奶年輕的時候,坐在村頭的大樟樹下,搖著大蒲扇,嘲笑那些只生了女兒的人家是“絕后鬼”,以后沒人養老送終,特別是村口那戶生了三個女兒沒生上兒子的,常常被她罵得一句話都說不上來。

富貴家住得并不遠。

娟妹子和淑云找到富貴和富貴老婆玉紅時,玉紅正和幾個婦女打牌,富貴在旁邊指點。

“富貴,過來下,跟你講個事!”娟妹子跨過一條田埂,朝富貴招著手。

“呦,什么風將我們的主席大人吹過來了?”

娟妹子是村里新選上來的婦聯主席,淑云是副主席。

“你媽病了,你知道嗎?”娟妹子等富貴走近,輕輕地說,她想給富貴留點面子,畢竟放著病了的老娘不管,不是什么光榮事。

“她病了,我,我,我管不著!”富貴的聲音不小,打牌的玉紅和其他三個婦女都看過來。

“關你什么事?她是你媽,生你養你的媽!”淑云聽不過去。

富貴臉一紅,剛想說話,那邊玉紅的聲音就響起來了。

“呦呦呦,當個干部管起別人家的閑事來了!你有本事,你拉她回去當媽呀!老大媳婦早就說過了,老大走了,她不出撫養費了,要我家和興旺家來養,老太婆能做事的時候,盡幫老大家帶崽帶孫,現在她說不管就不管,憑什么呀?反正她家不管,我就也不得管,你看興旺管不管吧。富貴,你回來,啰嗦什么!”

富貴低著頭,一抬腿,又回到牌桌邊,幫玉紅指點牌章子去了。

娟妹子和淑云又找了榮華娘子和興旺,還是沒人愿意管,榮華娘子甚至說,"我家老頭子都已經走了,她還是我的什么娘,冒血冒泡,冒生冒養的,叫她那兩個崽去養,我自己都是個冒能力的孤老婆子了。"

娟妹子和淑云碰了一鼻子灰,金奶奶的病又不能耽誤,只得先精心侍候金奶奶的病,打針輸液,熬粥喂湯,幾個人輪流照顧,過了幾日,金奶奶的病也就好起來了,也不再說死了算了的話,只是背著她們還是悄悄流眼淚。

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,金奶奶有兒有女,不可能靠政府來養,也不能開這樣一個頭,依賴和照比思想像細菌一樣,極易繁殖,開了這樣一個頭,可能以后不管有后無后,老人們的養老問題,就都是村里的事了,可村里,有這個能力嗎?再說了,不孝順老人的風氣,也不能在村里蔓延。

娟妹子必須想出辦法來做工作。

淑云說,不如叫姐妹們一起來商量商量吧,三個臭皮匠還頂個諸葛亮呢。

娟妹子眼前一亮,上次村里開婦女代表大會,選出了15個婦聯執委,可個個都是能說會道,都是村里婦女中的精英,能干著呢。

娟妹子召集姐妹們開了個議事會。

畢竟是村里婦女中精挑細選出來的人尖兒,姐妹們可不含糊,各自出招,討論得好不熱鬧。

有的說,姐妹們分工合作,5個人一組,分頭做他們三兄弟家的工作。

有的說,富貴還是黨員呢,老娘都不養,配當什么黨員,如果不改,叫支部書記在黨員大會上批評他,在黨員評議時評他不合格,讓他黨員也當不成!

有的說,叫榮華娘子的崽女回來看看榮華娘子是怎么對待他們的奶奶的,以后叫他們依樣畫葫蘆,一樣的對她!

有的說,興旺是我親家,我去做他的工作。

有的說,這做思想工作,是細致活,一次做不成兩次做,兩次做不成三次做,俗話都說了,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,我就不信,敲不開他們的榆木腦殼。

有的說,我們這么大一幫子姐妹天天上他們家做工作,看他們好意思不。

姐妹們都笑起來,本來一直不說話的兩個人也加入了討論。

人心齊,泰山移。娟妹子要的就是這勁,等的就是這效果。

當下將15個姐妹分成三組,娟妹子帶一個組專攻富貴家,因為娟妹子不僅是村里的婦聯主席,還是村黨總支副書記,在黨員里說話還是有一定份量的。淑云帶一個組進駐榮華娘子家,還有一個副主席叫桂英,是興旺的親家母,就帶一個組做興旺家的工作。

過了半個月,好消息陸續一個一個傳過來。

第一個好消息是桂英帶過來的,說她親家興旺想通了,自己的老娘還是自己痛,不管他大嫂出不出錢,不管他二哥管不管,他是他娘血沫子生的,他娘的三病兩痛他管。

其實,桂英還有個細節沒有說出來,就是她發動了她閨女,她閨女的態度非常明朗,說這樣一個不顧親娘的公爹讓她丟臉,如果興旺不改,她就要鬧著丈夫也不管興旺,興旺才真正發現問題的嚴重性。

榮華娘子的轉變是也是因為她的女兒小月。小月大學畢業后在外地上班,并不知道在她爸去世后,她媽媽不愿撫養她奶奶,引起兩個叔叔照比,都對她奶奶不聞不問,以致奶奶無依無靠。淑云找了榮華娘子不下五次,每次都是被罵出門的。淑云沒有辦法,便電話聯系上了小月,小月請了假急沖沖地趕回了家,看了她奶奶的處境,跟榮華娘子說了兩句話,第一句是,你不養我奶奶,我養。第二句是,以后你老了,要不要我和我弟養?

小月講第一句話的時候,榮華娘子對著小月晃了晃巴掌。小月講第二句話的時候,榮華娘子便蔫了。

富貴其實還是想養娘的,只是怕老婆玉紅跟他鬧,而玉紅對自己老公的黨員身份還是很在乎的,幾次工作下來,又加上聽說大嫂榮華娘子的工作做下來了,所以也就沒什么說的了,反催著富貴去送米,還說要接金奶奶到自己家住。

娟妹子覺得時機成熟了,帶著淑云、桂英,叫上榮華娘子、小月、富貴兩口子、興旺和他兒子、媳婦,一起來到金奶奶家。

深秋午后的陽光,暖暖的,亮亮的,金奶奶正在屋外曬太陽,瘦小的個子在陽光下也還是很瘦小,臉上的皺紋像一條條溝壑。

榮華娘子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未來,跪在金奶奶面前哭了,富貴,興旺也不好受,低著頭,玉紅上前叫了一聲媽。小月和興旺兒媳婦拉著金奶奶的手,“奶奶,到家里去住吧,如果他們還不管您,您告訴我們,以后讓他們老了喝西北風去!”

金奶奶平靜地說:“你們都回去吧,我還是喜歡一個人住,你們有孝心的話,就記得給我送點米送點菜,經常來看看我,別讓我餓死凍死在這里,別讓我病死了你們也不知道?!?/p>

金奶奶最后還說了一句,真后悔年輕的時候老是罵你們月琴嬸子是“絕后鬼”,她三個女兒現在多好。

娟妹子隔三差五的還是會去看看金奶奶,每次去,幾乎都能碰到榮華娘子,有時在跟金奶奶拉家常,有時在幫金奶奶煮飯,有時帶著小孫女來陪陪金奶奶。

有幾次,娟妹子也碰到富貴和興旺,他們是來給金奶奶送糧的,有時是米,有時是雞蛋,有時是肉。

娟妹子有時會問問金奶奶的鄰居,鄰居也說金奶奶的兒子媳婦現在表現都不錯,還對娟妹子豎過幾次大拇指。

尤其是金奶奶,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,那皺紋就像冬日里盛開的花朵,燦爛美麗極了。

 


欧美人与动性XXXXX杂性,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字幕,国产成人综合日韩精品无码不卡,狠狠色丁香婷婷久久综合不卡